服务热线:0536-6681127

沈孝业 中华全家福里的乐化人

发布时间:2018-04-10 16:05:10

沈孝业与企业领导班子在生产一线

文 施晓亮 王海珍

沈孝业把他这一生大体总结为三个30年:第一个30年扎根农村改变命运;第二个30年艰苦创业,凤凰涅槃;未来30年,实业报国,文化兴邦。他很庆幸自己赶上了一个伟大的新时代,对过去两个30年很欣慰很满足,对未来30年很有信心。

1957-1986在农村30年:

用改革和科学种植解决村民吃饭问题

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

沈孝业2岁多丧父,3岁随母改嫁来到了山东省昌乐县平原乡的葛家滩。因为家贫,他只读了不到3年书,早早就辍学,13岁开始在生产队当猪倌,之后从干苦力推小车运土肥到记工员、副队长。这段经历让他清楚了中国最底层的生产队贪腐、低效、贫穷的真相,他认定生产队和一个大家庭一样,日子过得穷,主要原因是当家人不行。

“我发誓如果有机会,我就一定把这个家当好,领着老少爷们过上好日子。”1979年,沈孝业被全村“民选”为生产队长,22岁当180人的家谈何容易。他凭着放猪、干苦力时积累的经验,针对性地制定灵活措施,一是由过去一年种一季红薯,改为一年种一季小麦、一季玉米,使大家有面吃,有柴烧,牛也有草吃了;二是改革集体物资出入库的管理,会计、保管都有帐,谁少了谁负责;三是出工记分同工同酬,每个人都明白自己干多少活得多少分,避免了争执,调动了积极性;接下来科学种田,扩大了黄烟、花生的种植面积。“只两三年工夫,俺村的平均日工分达到了八毛多,当时其他村一般才两三毛钱。集体和父老乡亲都实现了年年有余粮、余柴、余草,手里还有点零花钱,成为全县人人羡慕的富村。”

但沈孝业很清醒“农业只能解决温饱,只有工业项目才能赚钱”。 1986年,沈孝业被调到平原乡经委当副主任,这个职位让他开阔了眼界,盯上了油漆这个行业。改革开放10年,温饱基本解决了,人们开始追求生活的品质。油漆在当时计划经济时代属于紧缺物资,很多人家只能用桐油调着锅底灰当黑漆刷刷大门。


 

沈孝业将逮到的一个知了递给93岁的老母亲,逗她高兴

1987-2017创办乐化30年:

抓住机遇科学发展,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

1987年,而立之年的沈孝业与十几个农民兄弟东拼西借地凑了1万块钱,以几个搪瓷缸子做实验设备,无知无畏地办起了油漆厂。这群连分子式也看不懂的泥腿子,根本没想到他们选择的这条路会如此坎坷曲折。没有资金,没有技术,没有市场,头三年没产出一滴合格的油漆来。

他们经历的不仅仅是严酷的竞争市场,还有生死存亡。1990年7月15日,在做树脂配方试验时,由于操作不慎油气爆燃,瞬间整个车间在火海中化为废墟,12名员工中的6人被烧伤,沈孝业的烧伤面积也达47% 。

当时乡党委第一时间发动全乡捐款捐物。今天回忆起来,61岁的沈孝业依然很激动:“没有党委和乡亲们的支持,经历那一劫,我整个人就全垮了,也就没有今天的乐化了。”

传奇的故事总在最低谷迎来转折,失火前的最后一次实验居然成功了,攻克了树脂工艺,这意味着油漆生产的技术条件已经成熟。尚未痊愈,乐化再次起航。在物资短缺的卖方市场,只要有产品就不愁市场。这家在火海废墟中站起来的企业从此走上正轨、当年扭亏,迅速发展壮大。

1991年,乐化年生产能力达500吨,利税50万元,在昌乐县和潍坊市都算得上是响当当的知名企业了。1992年12月,沈孝业随县领导去南方考察,飞机降落广州时,第一次坐飞机的他透过舷窗俯瞰羊城,被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所震撼。

“俺天!这么多高楼,得用多少油漆!当时北方还没有这么多高楼大厦,我认定改革开放一定会让中国大变样,城乡建设速度将突飞猛进,油漆需求量会十倍百倍地增长。”这舷窗边的惊鸿一瞥,解放了沈孝业思想也解放了他的“野心”,他决定乐化上规模、扩大产能,迎接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市场。

1992年,乐化油漆产能由500吨一步扩大20倍,到1万吨;1994年,产能扩大到2.5万吨;1996年,新上2.5万吨高档漆生产线;1997年,新上3万吨乳胶丙烯酸乳胶漆生产线。至此,乐化产能达到8万吨。

从500吨到8万吨,仅仅不到6年,乐化的产能就扩大了160倍。2001年再次增倍,达16万吨,成为全国名列前茅的油漆涂料生产企业。套用现在一个流行词,那几年的乐化跟“开了挂”一样,“乐化速度”成为行业传奇。

如今,30岁的乐化已由当初单一的油漆业发展成为年营收20亿,横跨各类漆产品、国际贸易、房地产、文化旅游服务等领域的现代化股份制民营企业集团。

沈孝业回首30年的历程满意地说:“我们从当年的‘三无’到今天的‘三有’,一是有自己的企业文化、企业制度和过硬的管理团队;有知名的自主品牌;有稳定的市场。最自豪的是:现在每年创造2亿元左右的利税,没一分钱银行贷款,不欠国家一分钱税款,不欠供应商和职工一分钱 ,企业资金充足,市场稳定,发展势头良好。”

沈孝业上学不多,他的学堂就是农村,教材就是生活,老师就是爹娘以及老辈人。他从民谚、老话、老理中悟到了做人做事的道理,让他在待人处事和经营管理中受益良多。

比如这句“吃饭穿衣亮家当”,提醒他每遇大事须静气,避免头脑发热拍脑壳。

1992年“乐化”决定升级产能,外商及专家给出的500吨升级到5000吨的方案造价500万美元。沈孝业希望不超过500万人民币,外商说“你们一群泥腿子根本不懂投资论证”,直接放弃与之合作。沈孝业就带着生产和技术团队,根据多年经验和实际需求,土法上马,只花了不到500万人民币就完成了由500吨到10000吨产能的升级改造,且比洋专家给出的方案更实用、更高效。

沈孝业对十九大报告中突出强调“依法治国”很是点赞:“20多年前乐化就实行‘以法治厂’了。国有国法,厂有厂规,依法就是守规矩,无规矩不成方圆。企业的法就是规章制度,董事长拍脑袋就是人治”。

职工在工作中失手打翻了一桶油漆怎么办?沈孝业说先要查一下企业规章中有无处罚规定,若没有,那就无规可依,不能罚。添加处罚条款也得像修改法律一样走程序,所有相关部门都签字表决生效后,再有这样的事就依规遵章处理。这样谁也没有意见 ,心服口服。

笔者曾有机会与沈孝业一起到南方考察。其他几位同行的企业家都请示电话不断、不胜其烦,唯有沈孝业十几天下来没接到下属一个电话。他说:“企业都按规章、流程运转,一切是制度说了算,我说了不算。”

2001年,全国油漆原材料大幅提价,很多油漆厂家或者涨价或者偷工减料,沈孝业不光坚持真材实料,而且决定降价,“我依然按当初定的销售政策让利经销商,宁肯企业亏,因为这是规矩。那一年经销商赚大了,年终经销商大会都是开奔驰宝马来的,看我还坐着那辆老桑塔纳,都过意不去、纷纷要凑钱给我换好车。你看,我守了规矩,也赢了感情,巩固了经销商队伍,扩大了市场,最终还是企业赚了。”

1997年乐化因强制为员工缴纳养老保险,很多员工因实际拿到手的钱数略有减少而不满,一段时间甚至有近百人因此要辞职。沈孝业毫不妥协:“乐化人必须对自己的将来负责,对家庭负责,对社会负责。这是做儿女、做父母、做公民的规矩。”后来,大家都理解了。

在乐化的辞典中没有“运作”和“合理避税”这样的词,沈孝业每年都会主动邀请当地税务部门到企业查税;国家环保安全的标准不断提高,乐化就不折不扣的升级改造,上千万的安全保护性设施、设备说上就上,2000多平米的生产性建筑说拆就拆。“国家有规定的,乐化就一定无条件执行。因为,这是规矩。”


 

乐化30年厂庆800名员工拼出“中国梦”“全家福”

未来30年:

带头做中华大家庭中最听话、最努力的好儿女

沈孝业1987年4月创业,但他却把“30年庆典”定在了11月29日。他查了“黄历”,2012年11月29日,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。“把厂庆日定到这一天,就是将个人、企业和国家的命运和梦想紧紧地捆绑在一起!”

厂庆日当天,专业航拍团队在乐化厂区航拍了3张巨大的“全家福”大合影,800名乐化人在厂区拼成了3个关键词:乐化30,全家福,中国梦。

当航拍器从乐化人头顶飞过时,800个声音汇成洪亮的口号,响彻平原乡:“中华全家福,乐化大家庭”……

他对大家庭的理解很到位:“毛主席早就说‘中国是由56个民族组成的大家庭’,现在习总书记说得更形象‘56个兄弟姐妹要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’,我们都是这个大家庭的儿女 ,一个大家庭里什么样的孩子都有,有听话能干的,有光说不练的,还有调皮捣蛋的,我不光要做最听话最努力的好儿女,而且要起带头作用。”

沈孝业总把“穷要有志,富不忘本”挂在嘴边,多年前就立誓要回报家乡,要投巨资把昌乐县城南那一片荒芜的“老坝河”滩地改造成比北京北海公园还美的风景名胜。

这次30年厂庆让沈孝业认准了“56个民族一家亲”这个理念,并表达了全面参与国家民委指导、中国少数民族文化艺术促进会主办的“中华全家福·56民族大合影”大型宣传活动的决心,为中华大家庭拍摄第一张真人版全家福,同时要把56个民族的风土人情引进、融入他规划已久的回报家乡的文旅项目中,实现56个民族的特色旅游、餐饮、娱乐等民族文化的互动,将改名为“惠泉湖”的老坝河滩地及紧邻的首阳山国家森林公园打造成“中华全家福”快乐体验园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。

展望下一个30年,沈孝业信心十足:“厂庆30年之际,乐化顺利完成了决策权和管理权的分离,新的总经理班子有经验有干劲,我会扶上马送一程,相信他们会干的比我好。我以后的主要精力就在文化上了,实业报国,文化兴邦。我20多岁赶上了改革开放,现在我还年富力强,又赶上了伟大的充满发展机遇的新时代!可以想象一下,我们参与的‘中华全家福’民族文化之花一定会开得非常鲜艳、非常美丽!”



 


上一个:没有了